×
联系我们
  • QQ客服
  • 客服电话
    025-86700522-805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现代客服
返回顶部
.clear

媒体中心

Xiandai Group

中国经营报 | 汉富控股开启“政企社资”新金融模式 助力PPP创新(丁伯康:我国PPP推广带有“三高三低”现象)

文章来源:中国经营报作者:金单
时间:2016-10-10 16:35 访问量:
中国现代集团
 

近日,有消息称,由国家20个相关部门联合推动的PPP第三批示范项目清单预计将于国庆节前后发布。第三批PPP示范项目数量有望超过第一批(30个)及第二批(206个)总和的两倍,总投资超过万亿元。

 

A股已经闻声而动,上演PPP狂欢。与PPP概念密切相关的环保、市政、轨交、海绵城市、水务、建筑等领域公司集体走强。机构预计,PPP有望成为下半年“宽财政”政策主线下核心受益的细分领域。

 

喧嚣背后,对于PPP模式是否存在“虚火”的隐忧也不容忽视。根据相关数据,截至今年7月末,PPP项目库前两批向社会公开推介的项目,合计签约金额10019.1亿元,项目数619个,签约率分别为33.7%和35.2%。这意味着仅有约1/3的项目得到社会资本回应并完成签约。

 

PPP作为国家主推的战略之一,在帮助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难题、支持财政体制改革、填补基建投资缺口以及稳增长方面被寄予厚望。然而,随着PPP改革逐渐涉入深水区,配套政策不完善、项目本身对社会资本吸引力不足等问题凸显。如何通过政府及社会资本的共同努力,创新政策及投资机制,将是接下来PPP推进过程中面临的关键点之一。

 

新推出项目盈利模式发生变化

 

从2000年开始,随着城市市政公用行业市场化改革开启,国内开始试水PPP模式,并在实践中逐渐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PPP体系。分析人士指出,PPP模式在环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需求与资金配置方面的矛盾,加速城镇化进程,支持经济发展方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在污水处理、垃圾焚烧处理设施等建设领域,PPP模式的优势表现得尤为突出。

 

“最初的PPP项目,主要集中于水务、垃圾、供热等领域,这类项目本身有自己的盈利模式,建成之后也有比较好的现金流。社会资本参与此类项目,主要看中的是其后期运营利润。”汉富控股董事长韩学渊表示。

 

而据了解,近两批由政府向社会公开推介的项目,则主要是海绵城市、水环境综合治理、综合管廊等公益性项目,基本上靠政府付费。韩学渊认为,不同于早期项目以后期运营利润为主,此类项目的利润主要来源于施工建设,实际上是开拓出PPP领域的一种新模式。

 

事实上,以建设类为主的项目,其中也具备很大的投资机会。以城市综合管廊工程为例,据专家测算,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分为廊体和管线两部分,每公里廊体投资大约8000万元,入廊管线大约4000万元,总造价每公里1.2亿元。按目前的城镇化速度,未来三到五年,预计每年可产生约1万亿元的投资。

 

另外,对于近期比较引人瞩目的轨道交通类项目,据了解,近年来我国城市轨道交通快速发展,国家已批准43个城市建设规划总里程8600公里轨道交通,目前已通车里程3400公里,在建里程约3000公里,年度投资总规模达到3000亿元左右。有机构预计,2016~2020年,国内城市轨道交通总里程预期将达到7000公里至7500公里,总里程数将翻番,复合增速将达18%左右。城市轨交的投入至少可达2 万亿元,将给工程建设、轨交设备和维护运营市场带来大量新增订单。

 

不过,对于利润来源以建设类为主的项目,参与方以实力雄厚的央企、国企类建设施工单位为主,适合此类项目盈利模式的专业社会投资机构群体并未培育起来。而早期PPP项目的社会资本参与者均是以投资、运营见长,基本不会参与这类项目,或者参与比较少。

 

PPP亟待“精细化”推广

 

分析人士指出,民营单位在融资方面缺乏竞争优势,也是近两批项目社会资本回应率不高的重要    分析人士指出,民营单位在融资方面缺乏竞争优势,也是近两批项目社会资本回应率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因为以基建为主的项目融资额普遍比较大,社会资本需要配资才能有实力参与。然而许多民营单位的信誉度不高,导致金融机构不太愿意提供资金。

 

目前,民营资本的配资来源仍比较单一,多数需要从银行配资。而金融机构对于项目资质的要求一般比较苛刻,区域不好、政府财政实力比较弱、期限比较长的项目,银行兴趣比较低,即便愿意参与,考虑到期限错配问题,也无法实现。

 

另外,近期虽有政策鼓励险资参与到PPP当中来,但因经济形势并不明朗,险资也更倾向于短期项目。

 

同时,分析人士指出,当前各地方政府推出PPP项目时也显得较为粗放,在风险与收益分配上不尽合理,难以对社会资本产生吸引力。

 

中国城投网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现代集团总裁丁伯康博士曾指出,我国PPP的推广现状属“运动式”推进和粗放型实施,并带有“三高三低”现象,即地方政府对PPP模式产生的作用期望过高、央企、国企、平台的参与度过高,项目实施的综合成本过高,以及PPP的立法层级低,政府信用保障能力低和民资、外资参与投资比例低。

 

韩学渊表示, PPP作为政府财政投资的一个主要手段,在稳增长、拉动经济,以及支持财政体制改革方面所起的积极作用是毋庸置疑的。但还是希望能够出台一些配套政策,让银行拥有更多的金融工具,为民营单位提供更多的融资支持。政府在推出PPP项目时,也需要经过更加严谨的评估和论证。

 

社会资本参与模式需创新

 

韩学渊介绍,汉富控股通过与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合作,致力于通过多种PPP融资模式,支持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地方支柱产业发展。城市发展投资基金是其中的核心业务。

 

通过城市发展投资基金,可以协助政府构建可持续融资的城市发展基金管理公司和基金平台;搭建畅通的保险、信托、银行表外资金、社会资本等投资城市发展建设的通道;协助政府制定区域发展规划、产业规划,助力政府引入产业集群;协助政府设计配套国家开发银行等大型信贷金融机构的进入;协助政府解决投资项目资本金出资的障碍;利用多种金融工具组合(股权融资、债券发行、融资租赁等)帮助政府解决资金需求;协助政府实现资产资本化、融资多元化、资本金融化等。

 

韩学渊介绍,汉富已经探索出“政企社资”新型金融合作模式,以国家新型城镇化政策为指引, 结合了政府、央企、社团、金融机构四方共同搭建“新型城镇化发展基金”平台。通过融合政府的组织优势、央企的产业优势、社团的资源优势、金融机构的资本优势,有效激活社会资本投资对接城镇化建设,形成促进地方城镇化发展、多方互利共赢、可持续发展的“新型城镇化”融资新模式。

 

今年4月份,汉富联合大型金融机构、国有大型施工单位、地方政府、海外合作伙伴,共同发起设立500亿元规模的“中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专项投资基金”。基金重点布局投资东部城市及西部省会城市,以促进城镇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的升级发展,助推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。

 

“汉富参与PPP项目,更看重其能否成为长期的优质资产。综合管廊项目是一项非常优质的资产,也是有利于社会资本进入的领域,对新型城镇化建设投资和经济的拉动,与政府、国有资本的合作,对PPP模式的创新,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入口。”韩学渊表示。

 



原文链接——http://www.cb.com.cn/zhengquanjijin/2016_1008/1169785.html
数字报刊——http://dianzibao.cb.com.cn/html/2016-10/10/node_9.htm





江苏现代咨询
 

❶ 本文转自2016年10月10日《中国经营报》09版;
❷ 转载此文章须附上出处文章链接
❸ 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注『江苏现代咨询』微信公众号。


江苏现代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