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联系我们
  • QQ客服
  • 客服电话
    025-86700522-805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现代客服
返回顶部
.clear

媒体中心

Xiandai Group

华夏时报 | PPP落地年:冲刺还是缓行?

文章来源:华夏时报作者:金微
时间:2016-01-08 09:45 访问量:
标题:各地计划推出第二批项目,立法部门博弈或是最大掣肘 PPP落地年:冲刺还是缓行?
来源:华夏时报
作者:金微  
发布时间:2016-1-8 23:25:24


 
摘要:“新年第一天上班就是开PPP的有关会议,现在从上到下对PPP形成共识,要求加快PPP推进力度。”一位来自地方的政府官员近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各地计划推出第二批项目,立法部门博弈或是最大掣肘 PPP落地年:冲刺还是缓行?
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
“新年第一天上班就是开PPP的有关会议,现在从上到下对PPP形成共识,要求加快PPP推进力度。”一位来自地方的政府官员近日对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说。
新年伊始,PPP领域捷报频传。多个地方推出第二批国家入库项目,涉及资金超千亿,而社会资本也已纷纷开始行动起来,仅最近公告的几大上市公司就拿下100多亿的PPP大订单,其中部分项目已经进入到实施阶段。同时,PPP法律法规建设也有了实质性进展。
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2016年PPP将进入新常态,成为我国经济活动的基本组成部分。
“2015年各地推出的PPP项目在2016年将陆续落地,2016年还会不断推出新的PPP项目,PPP将为GDP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,专项金融债对PPP的影响将会逐步减弱,2016年PPP还会是高速发展的一年。”金永祥称。

“三驾马车”发力
PPP渐形成“三驾马车”之势,新年短短一周时间不到,中央发政策、地方推项目、社会资本接订单,各领域频频发力。
继去年底财政部出台PPP项目以奖代补政策后,目前,各地政府均出台奖励政策,其中浙江、江苏、福建等省均出台省最近新规对省财政厅确定的PPP项目以奖代补政策示范市县,浙江省财政最高给予奖励500万元,鼓励示范市县先行先试,发挥示范效应。
另一方面,多地方政府公布了第二批PPP项目入库名单,内蒙古推出第二批52个PPP项目总投资311亿,广西第二批PPP项目新入库60个总投资1200亿,为了解决资金问题,贵州首只PPP产业投资基金落地总规模达20亿,而河北宣布设立100亿的PPP京津冀协同发展基金。
浙江省地方发改委人士在接受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采访时说,今年项目是准备了不少,有些项目是新增PPP项目,有些是存量项目转化为PPP模式,前期审批上出现很多问题,需要大量工作,有些项目解决了就等3月份开工。
在社会资本方面,今年1月4日,龙马环卫公布了35亿元PPP合同,中国铁建公布中标20亿PPP项目。
睿信咨询董事长丛寰宦在接受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采访时说,2015年各地熟悉PPP的过程,目前新的标准和流程正在建设过程中,2016年整个经济压力更大,PPP作为政府投资的抓手已经引起各级政府重视。
“近期项目储备明显增多,2016年各省市都着手制定了PPP的发展计划,从政府角度看,2016年会推动更多项目落地。”丛寰宦说。

立法推动
在PPP项目加快推进时,与PPP有关的顶层设计的法律正在加速推动。去年底,财政部出台两个重要文件:《PPP物有所值评价指引(试行)》和《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综合信息平台运行的通知》,为PPP项目规范化运作指明方向。
另一方面,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立法已初见雏形。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获得的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法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征求意见稿)显示,意见稿涵盖了总则、协议、实施、监管管理与争议解决、法律责任等五十九条。
征求意见稿提出,财政部门负责指导协调、监督管理全国的PPP工作。PPP项目的产生必须通过物有所值评价和财政承受能力论证。意见稿对PPP项目的运营时间、融资担保等做出了规定。目前,意见稿已结束征求意见。
相关法律设计主要是基于对社会资本的保障,此前多位PPP企业表示,目前对PPP项目最担心的是收益和风险,尤其是政府契约方面,社会资本仍缺乏安全感。
中国现代集团总裁丁伯康认为,国家部委将针对PPP模式推广运用中出现的问题,通过更高层面的立法保障,使PPP生态环境建设得到加速和加强,从运动式推广回归到立法建制、有序推广、理性指导的原点。地方政府也会通过完善政策和流程,进一步促进项目的筛选、落地,从盲目跟风回归到理性选择、规范实施的原点。
“优质的项目、有特许经营权的项目,现在金融资源的支持力度很大,明智的地方政府没有必要大力气高成本地去搞PPP,现在PPP项目多,要看什么项目资金少也要看需要哪类资金。总而言之,好项目不缺资金。”丁伯康说。

部门博弈
不过,在丛寰宦看来,现在谈立法还有些早,从2000年开始我国才有一些研究机构介入这个领域,但政府和社会资本的理论和实践经验都太少需要一个认识过程。“像英国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实施PPP,直到2006年在公共合同法中做出具体的法律解释,其间都是以政府政策指引作为指导标准。”他说。
现实的情况是,除了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法》,还有一部与PPP密切相关的法律为特许经营立法,两者的区别是前者范围更广泛,后者只部分PPP适用特许经营,但两者立法解决的问题有很大一部分会重叠。目前发改委正在紧张制定特许经营立法工作,并于去年底召开座谈会就立法草案听取亚行专家意见。
北京政企合盈执行合伙人李刚认为,这次政府社会资本合作法征求意见结束,表明财政部和发改委的部门立法竞争更加激烈,部门之间有某种立法焦虑。“尽快为PPP制定基本法对正确推行PPP是必要的,但特许经营和PPP之间的重合颇多,更需要破解部门本位思考,统筹利用好立法资源。”
金永祥认为,目前财政部和发改委对PPP和特许经营的理解都在调整,财政部理解PPP的内涵与发改委理解特许经营的内涵有逐步靠拢的趋势。
“如果能把两个部门的立法工作进行协调,统一为一部立法,未来地方政府推进PPP和特许经营工作会顺利一些。如果两部立法不能统一,那么应该划清两者之间的界限,避免同一个问题在两部法律里找到两个不同法律依据的困境。”金永祥称。
此外,2016年地方政府推出的项目类型将更加丰富,落地项目会增多,但制约落地的因素还有来自政府部门的专业能力、效率和财政承受能力。
“地方政府要全面正确认识PPP模式,可以量力而行,设计一些更加关系民生、投资额适中的公共性公益性项目,切实增加公共服务供给,避免一窝蜂上铁公基。”李刚对《华夏时报(公众号:chinatimes)》记者说。
丛寰宦认为,PPP项目生命周期模糊则是另一个重要问题“现在PPP全生命周期责任问题已经引起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关注,社会资本的组成越来越复合化,建设方、运营方、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都在主动整合,相信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和引导,市场的力量会逐步解决这个问题”。丛寰宦说。
责任编辑:涂丹